雙碳目標下 新型電力系統構建需要全新的底層邏輯

1
來源:BJX

2020年,我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約110億噸,其中能源行業約占80%,電力行業碳排放占能源行業的比重超過40%。這使得“能源行業是我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主戰場,電力行業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主力軍”的說法深入人心,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不少地方政府將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責任主體鎖定在能源電力行業上,將發展重點聚焦于超常規大規模發展新能源上。同時,多數發電企業也提出了宏偉的新能源發展目標,對風光等新能源資源新一輪跑馬圈地成為有關各方的首要任務,致使能源電力企業主動或被動承擔了實際上可能無法承受的發展責任。

需要注意的是,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具有鮮明的國家基礎戰略特征,這既是我國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挑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國擔當和實際行動,更是我國在新發展階段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推進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人民生活品質持續提升與社會全面轉型發展,積極適應全球市場競爭規則的重大變化,以及全面提升國家競爭力的戰略決策部署。因此,絕不能因為能源電力行業擔任碳減排的主要角色,就將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單一或主要理解為能源革命。因此,筆者認為,在當前的實際工作中,應堅持系統觀念,透徹研究碳達峰碳中和目標與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底層邏輯,科學推進并不斷迭代優化。同時,也需將碳達峰碳中和目標下的新型電力系統演進的底層邏輯研究提上日程。

產業系統與能源系統的關系由“保障供能型”變為“互驅發展型”

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是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基礎邏輯,是通過推動各行業加速從高碳排放的技術路線轉換到低碳、零碳排放的技術路線,實現技術與產業的跨越式進步。這將推動各行業生產用能方式發生根本性轉變,由主要消耗化石能源變為全面使用可再生能源,由較低的能效水平變為更高的能效水平,產業系統與能源系統的關系也將由“保障供能型”變為“互驅發展型”。同時,用能方式的轉變將推動我國能源結構根本性調整。

也就是說,包括能源電力在內的各行業跨越式、壓縮型的產業升級,會經由生產用能方式的根本性變化傳導到能源電力行業,通過用能方式和能源資源配置方式的根本性變化,自然形成“能源行業是我國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主戰場,電力行業是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主力軍”的能源發展新格局。

需要強調的是,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是“源”“目標”和“產出”,經濟高質量發展引導和推動能源高質量發展是“流”“手段”和“成本”。

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初心和使命是推動包括能源電力行業在內的產業升級和經濟高質量發展,而不能單一理解為推動能源電力行業加快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和以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

事實上,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和新型電力系統不僅是能源電力產業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具體內容,也是我國產業升級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有機組成。同時,只有深刻理解各產業升級的經濟和技術規律、產業和能源的新型互動關系,才能真正找到構建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和新型電力系統的有效路徑。